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专题专栏?>>?信息详情
【非洲猪瘟知识科普】5问非瘟
??发布时间:2019-04-08 15:46??责任编辑: 邹淑琴?? 文章来源: 阳光畜牧网?? 自定样式:

今天,利用清明假期,把自己对于非瘟的一些疑问做了如下整理并予以公开发布,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要是对非瘟的科学防控能贡献一点绵薄之力,万分欣喜。
??? 第1 问:非瘟的主要传播方式是接触传播,为什么生物安全级别更高的猪场频频被曝发病,而生物安全薄弱的小散户反而很坚挺?
至今日,我国已经有117例非瘟病例被官方确诊,其中有野猪、有运输车辆、有屠宰厂,而绝大多数则是养猪场。在这些养猪场中,规模猪场接近一半。
接触传播是目前国内外学术上一致认为的非瘟的主要传播方式,“生物安全”这4个字近8个月来,因为非瘟的出现,不仅被炒烂了,而且都快糊了。
诚然,对于接触性传播的疾病,生物安全就是严格再严格一点,都无可厚非。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大规模猪场不断中招的情况下,为什么那些设备简陋、邻村而建、地处交通要道的小猪场/散养户发病的却不多呢?
先看看下面两条信息:
A、2019年1月2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公布,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发生非洲猪瘟,该养殖场生猪存栏73000头、发病4686头、死亡3766头……。
B、2019年1月12日,农业农村部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经江苏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江苏省泗阳县一公司下辖的两个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上述两场合计存栏生猪68969头、发病2452头、死亡1369头……。
据说,上述两个场都有外资合作背景,而且其中一个猪舍空气都是过滤过的。我先是感叹了一下这猪的待遇比活在河北雾霾下的我幸福的多,而后陷入深深的痛苦中。
我怀疑这两个场被人投毒了,而且投的是高含量、大剂量的非瘟病毒。要不,你让我一个临床兽医如何看着我身边那些除了隔三差五消一次毒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生物安全的小猪场还活的好好的,而去相信这两个场是因为接触传播而感染的非瘟!!!
最近,不论是官方还是饲料、兽药、疫苗等相关养猪生产资料提供企业组织了各种各样的非瘟知识培训会议,大肆普及非瘟防控知识,我想弱弱的问一句——你们谁搞清楚了为什么在非瘟面前生物安全几乎没有的小猪场PK严防死守、近乎固若金汤的超大规模猪场,它就赢了呢?
??? 第2 问:非瘟的典型剖检症状应该是以脏器出血为主,被默认为非瘟致死的猪,是不是具备这个剖检特征?
在法律和政策的要求和一个临床兽医应该具有的基本防护意识下,我几乎近半年没有直接接触过疑似非瘟的猪场或者病料了。但是在10来天前,我突然接到了一个让我去猪场出现场的电话,就是这个电话,让我半天没回过神来。为啥呢?因为这个猪场早在1个多月前就被传言灭门了。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现场,对我来说就跟大白天撞见了鬼一样。
带着极度好奇的心情,经过消毒,我换好猪场准备好的连体隔离服、戴上口罩、戴上3层乳胶手套、穿上鞋套、再穿上长筒水鞋全副武装的进了猪场。发现人家生产基本正常,猪舍内猪也在嗷嗷叫唤。经过交流得知,猪场确实是经历了一场大疫情,各阶段猪群都有较大比例的伤亡,现在猪场还有1000多头猪的存栏。让我过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50-70斤的保育猪有咳喘症状,较顽固,让我剖检几头猪看看。
当天我们一起剖检了3头猪,除了下颌淋巴结、腹股沟淋巴结、肺门淋巴结有不同程度的肿胀出血、肺脏萎缩塌陷、肾脏肿大之外,只有一头猪肾脏有密布的点状出血,无其他明显的眼观病变。
解剖完的病猪猪场完全严格按照非瘟的处置办法利用火碱、石灰进行了消毒深埋处理,但是,我也很直白的告诉了猪场老板我的观点——结合临床症状,不排除非瘟,但是我觉得更应该关注一下是不是蓝耳病的感染更加严重。
??? 第3 问:非瘟在国外近百年的历史,没有药物可以治疗,为什么在我国发病猪场被治好的真实案例屡见不鲜?
非瘟可防可控不可治,我想大家应该耳熟能详了,但是平心而论,我们身边不乏疑似非瘟的病例通过各种不同治疗后康复的案例。
依旧拿我自己经历过得事情举例说明:
年后,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猪场老板打电话告诉我自己的几头母猪突发不食、精神状态不佳,他怀疑是非瘟,向我求助。
我建议他先不要慌,抓紧上报当地农业局进行处置。结果大家应该都能猜得到,农业局来人看过后告诉他,不是非瘟。猪场老板告知我这个信息之后,我坚持让他将发病猪进行淘汰,然后猪场每天3次严格消毒,非常时期,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过了几天,猪场老板又给我打电话,说猪场又有了这样的几头猪。我依旧建议猪场老板进行淘汰。猪场老板照做了。
没过几天,又出现了几头这样的母猪。这一次,猪场老板死活不愿意淘汰了,说按照我的建议处理下去,自己100多头母猪,用不了1个月,就得卖光。无奈,我只好推荐猪场用了点药(具体方案不在这里言明),以观后效。
结果很让我大跌眼镜,那几头发病的猪,猪场自己打了打针,也逐渐康复了,猪场后续也没有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该猪场大门距离乡村要道不足10米,附近几个村养猪户不少,他门口的道路是拉猪车辆必经之路,但是截止今天,已有1月有余,猪场依旧相安无事。
我给他开玩笑说,你猪场那些发病了淘汰的猪估计真的和非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是出于心里没底,我给他出的用药方案他始终不敢停下来。
我想,类似情况,全国应该很多。为什么无药可治的“非瘟”,神奇的好了?所谓的“非瘟”,它究竟是李逵还是李鬼?背后的原因,是不是值得探究?
??? 第4 问:在有疑似病例发生后,具有检测资质的单位(国家主管实验室以及民间盈利性检测机构)采取病料检测出非瘟阳性之后,有没有进一步排查其他病毒,比如蓝耳病?
众所周知,现在国家已经指定了好几家综合能力较强的检测单位(有政府层面的,也有第三方盈利机构)对疑似非瘟病例进行确诊。
确实,这些检测机构为非瘟的防控做出了巨大贡献,要是没有这些检测机构,我们很多感染了非瘟的猪场那些猪可能到死连死亡原因都不知道,那就真叫死不瞑目了。
但是,我要说的问题也在这里。一个猪场发生了疑似非瘟疫情,采样、送检、确诊、扑杀、公示,简单的这么处理,真的合适吗?
我认为不合适,至少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我们换一个方式来推演一下:假如一个猪场发生了疑似非瘟疫情,我们的职能部门不是简单的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处理,而是指派专业技术人员带着检测设备来到该猪场,对不同阶段,比如母猪、产房小猪、保育猪、育肥猪已经死亡、正在发病、尚未发病的猪分别进行采样,除了非瘟之外,同时检测猪蓝耳病、猪瘟、猪丹毒、猪胸膜肺炎等有可能造成猪群发病死亡的其他疾病,整清楚、弄明白是单纯的非瘟感染还是也有其他疾病;如果有,哪个感染程度更为严重一点。
这样既解决了确诊的问题,同时也为我国动物流行病学调查提供了一手的、真实可靠的数据,要是万一发现我国非瘟如此肆虐的原因是因为还有其他疾病协同作案,那不就等于为扑灭非瘟的攻坚战打通了一条康庄大道啊。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我觉得简单的按照现行办法处置,即便是发病猪场检测出来了非瘟,但也不能武断的说,非瘟感染就是唯一的、主要的致死原因。
看热闹的别说检测单位的那些人和设备进了猪场,要是再携带病原出来成为传染源怎么办?谁要是这样想,那不是在质疑我,那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智商,要是这些专业的人连这个芝麻大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我们还能指望消灭了非瘟吗?
??? 第5 问:国家相关部门对于非瘟的态度暧昧、闪烁其词,对于非瘟的防控究竟是起到了积极作用还是适得其反的导致了民众恐慌以及病情进一步扩散?
说实话,在非瘟防控上,我国相关部门尽管做了很大的努力和付出,但我觉得还是缺点东西——态度。
目前,除海南、西藏、港澳台之外,短短8个月,非瘟已经如洪水猛兽般席卷了全国,形势不可谓不严峻。但是似乎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提起非瘟来都有点像怀春少女见情郎一样,特别害羞、特别不好意思。
其实,大大方方的面对、大大方方的接受,然后立足实际,科学、合理的制定出来一套非瘟的防控策略,进而发动我们13亿国人,展开一场浩浩荡荡的全民防非运动,我觉得非瘟的防控战役可能会很快取得全面胜利。
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的老百姓其实还是挺给力的。就跟当初防非典一样,那些街头巷尾、村头村尾戴着红袖套的大爷大妈们,背着喷雾器,见一个、喷一个,谁要敢不接受检查,不接受消毒,他们能跟你拼命。
而现在,政府一再宣传“非瘟传猪不传人,大家安心吃猪肉”。是,这个是没错,大疫情当前,必要的科普宣传很重要,不讲清楚,容易引起恐慌。但是呢,此举也一下子就把举国人民分成了两拨——养猪的和不养猪的。
对于养猪的人而言,天天担惊受怕,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的。猪一有问题,就怕是非瘟,能卖的抓紧卖,万一死了,受损失不说,还得挖坑埋了,真是破财又破力。
而对于不养猪的人来说,反正不传染人,就算是吃到了感染非瘟的猪肉,自己也没事,所以看见了有猪场处理病猪,不管是什么原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挥一挥衣袖,轻轻飘走。
如此一来,非瘟攻坚战,一下子失去了老百姓的支持,只剩监管部门孤军奋战了。看华夏大地,处处是猪场,主管单位那点人,怎么监管得过来,免不了有非瘟病猪流入市场,而后被端上餐桌,成为又一波新的传染源。
假如主管部门能协调、联合商业保险机构,鼓励养猪人积极参加生猪商业保险,对于发病猪(不管是不是非瘟),予以差不多的补偿,我想,没有人愿意把病猪卖掉。毕竟,那样的钱拿着心里也不踏实。
而对于那些拒不参加保险,还顶风作案,私卖病猪的养猪人,那就拿起法律的武器,该罚就罚,该判就判,同时鼓励老百姓有奖举报私卖病猪的养猪人。我想,就从源头上堵住了非瘟的传播和扩散,距离非瘟之役胜利,指日可待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